中国先进知识分子为什么最终选择了马克思主义

来源:澳门银河网址 发布于 2019-08-19  浏览 次  

五四运动前后,各种社会思潮纷纷涌入中国,呈现出百家竞起、异说争鸣的生动局面,社会主义成了公认的、最流行的一种新思潮。除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之外,产生、流传于西方世界的许多社会主义流派,如无政府主义包括无政府共产主义、新村主义、泛劳动主义以及合作主义、基尔特社会主义等,都披着一层社会主义的面纱,在中国大地上竞相传播。互助论也是五四时期在中国广为流传的社会主义流派。当时的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李大钊、陈独秀、恽代英、毛泽东等都不同程度地受其影响。互助论之所以能产生广泛的影响,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,其中既有国情因素,也有文化心理以及社会心理因素。随着工读互助团实验的失败,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抛弃了对空想社会主义的幻想,最终实现了从激进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,确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。

互助论是五四时期在中国广为流传的社会主义流派,是无政府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一。其创立者是俄国的克鲁泡特金(Kropotkin)(1842—1921)。克鲁泡特金宣称自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无政府主义者。在其代表作《互助论》(Mutual Aid)(原名《互助:一个进化的因素》)中,他根据许多事实,反复申明:动物同种里没有自相残杀的情形,只有互助维持的趋势,各各相助,合力抵抗环境的严刻。互助的利于生存,则因少费能力而能保持极大的公益。因此,大概能互助的动物多繁衍,强盛。……所以动物的互助,也正是进化的公例。在此基础上,克鲁泡特金断言:达尔文说的生存竞争、自然选择,不是生物进化的根本原因,互助才是一切生物进化的真正因素。“不论是在动物界还是在人类中,竞争都不是规律。”恰恰相反,不要竞争、避免竞争才是“自然的倾向”。(克鲁泡特金:《互助论》,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,第76、77页。)把生物界的互助进化规律套用来考察人类社会,克鲁泡特金认为,互助不仅是动物界,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。人类依靠互助的本能,毋须借助权威和强制,就能够建立和谐的社会生活,并在人类互助进化中实现正义、平等、自由等“永恒”的原则和“各尽所能、各取所需”的共产主义社会。这种理论,实质上是混淆阶级界限,反对阶级斗争,反对暴力革命,反对无产阶级专政,主张社会改良。当然,不可否认,互助论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矛盾,对资本主义制度作了尖锐的批判,其中有一些合理的成分。互助论对中国先进知识分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。对此,我们应当全面地进行剖析。

首先,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把“互助”作为改造社会的手段,创造新社会的发端。希望在互助进化中进行社会改造,建立相爱互助、和谐平等的理想社会,并真诚地为之进行各种实验。

五四运动前后,探索新的救国之道、改造社会的呼声在进步知识界中日益高涨。作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,李大钊在从激进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过程中,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互助论的影响,并一度把其作为新的救国之道和治世方案。1919年7月,李大钊在《阶级竞争与互助》一文中写道:“人类应该相爱互助,可能依互助而生存,而进化;不可依战争而生存,不能依战争而进化。”(《李大钊文集》第2卷,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,第335页。)在理论上提倡的同时,李大钊还积极参加了空想社会主义的实验。他是北京工读互助团的热心支持者。在《工读互助团募款启事》上,李大钊作为发起人之一签名,号召各界为工读团捐款,自己也为之慷慨解囊。(《李大钊史事综录》,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,第415页。)

恽代英早期也深受互助论的影响,主张“与其提倡争存的道理,不如提倡互助的道理。”他把互助作为改造社会的方法,真诚地说道:“有志之人,必使互助,且使预备奋斗之力量。果一般学生卒业后,能仍如今日之尚气节,敦品行,仍如今日之爱同类,相扶持,三五年后,社会即将发生一种切实能力,此或为救人类根本之法欤。”“我信只要自己将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、劳动、互助的真理,一一实践起来,勉强自己莫勉强人家,自然人家要感动的,自然社会要改变的。”(《恽代英文集》上卷,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,第68、109页。)恽代英就是抱着这种真诚的愿望和理想而积极开展活动的。1917年10月8日,他团结一部分进步青年倡导成立了“互助社”,这是五四运动前在武汉地区出现最早、影响较大的进步社团。显然,互助社的成立受到克鲁泡特金互助论的影响。它之所以定名为互助社,即是“取克鲁泡特金新进化论的意义”。1920年2月,恽代英又以互助社为基础,创办了利群书社,社内实行半工半读的共同生活。书社的性质及目的,恽代英在日记中说得一目了然:“这是创办一个独立的事业,投身生利场合的第一步,实行一部分的共产主义,试办近乎各尽所能、各取所需的团体,有机会以尽力于工读互助主义,尽能力为社会兴办各项有益事业。”(《恽代英日记》,1919年12月18日记。)